蜜桃视频:ttm62.com

我和儿媳妇的恋情


一)
月月生産后,对性的要求更强,不但晚上我和健健必须有一个人和她做爱以
外,有时就连白天也会要求,我觉得可能是与哺乳期体内的激素分泌增加有关。
健健由于最近忙于一个先进路由器的开发,每天都回来得晚一些。一天,我
提前回到家裏,月月刚把孩子哄睡。月月生産后,体形比以前胖了一些,身上赘
肉也多了起来,尤其是两个大乳房,总是鼓涨涨的,乳晕和乳头都变得很大、很
黑,怀孕时隆起的小腹仍未完全消失,两片阴唇也由于生産变得很肥厚,顔色也
由原来的粉红色变成了紫黑色。
月月看到我回来,笑着扑进我怀裏。月月穿着一件不长的睡衣,仅仅能遮住
肥嫩的屁股,爲了喂奶方便,月月是不戴胸罩的,下面只穿了一件小内裤。
月月扑进我怀裏,用她那巨大的乳房压在我的胸口,舌头熟练地滑进了我的
嘴裏吸吮着我的舌尖。我的手顺着她的腰部向下滑去,伸手撩起了她的睡衣,在
她丰满的屁股来回抚动。
我们亲热了一会儿,我发觉月月的情欲之火就勐烈的燃烧起来,小内裤已经
湿润。我撩起了月月的睡衣,进行每天的必修课,那就是帮月月吸奶。月月的奶
水很多,小家伙又吃不完,因此每天都是我帮着吃。健健一开始也有帮月月吸,
可后来健健总说月月的奶水裏有一股异常的味道,再也不肯吸了,这一重任便只
落到了我一个人的头上。
当我把月月又大又黑的乳头含入嘴裏,微一用力,一股甜甜的奶水便涌入我
嘴裏。我吸吮着儿媳的乳汁,儿媳像抱着孩子一样把我的头抱在怀裏,一脸享受
地任我吸吮。有时月月在喂我吃奶时,也戏谑地说:“乖儿子,来吃妈的奶。”
每当这时,我的心裏也充满了温馨。
当我把月月的两个乳房都吸得差不多空了时,我发觉月月的两腿之间已经湿
了。每次我吸奶时,月月都会産生一种性的沖动。
我让月月双手扶着床,屁股向后翘起,我站在月月的屁股后面,把她的睡衣
拉向上面,脱掉已经湿润的小内裤。月月産后,屁股比以前大了不少,我用手打
了一下雪白多肉的大屁股,挺着已经粗硬的黑黑的长棒,对着月月潮湿的小肉洞
就顶了进去。
月月的身体我相当熟悉,我把肉棒盡量地顶到肉洞的盡头,月月生産后,就
连阴道也变得多肉柔软,可能是阴道的皱褶增多的缘故,把肉棒包得很舒服。月
月的水也很多,我只抽插了几下,就有一些淫水从我俩性器的接触处流了出来。
月月双手扶着床,在我的一顶一顶之下,她的身体也向前一耸一耸,小嘴裏
也“好人﹍﹍哥哥﹍﹍”的开始乱叫,我的身体和她肥大的屁股相撞也发出“啪
啪”的声响。
十多分锺后,我加快了动作,只觉得月月的肉洞深处好像有一只小嘴在啃咬
吸吮着我的肉棒。月月这时也已接近高潮的边缘,肥大雪白的屁股不停地向后耸
动,让我的肉棒插入得更深。我又抽动了几十下,终于在月月阴道盡头一阵阵的
收缩挤压下射出了我的精液。高潮后的我和月月相互搂抱着又温存了一会儿。
由于我和健健在白天都要上班,家裏就沒人照料月月和孩子,在月月的提议
下,把月月的母亲从外地接了来。
月月的妈妈也就是我的亲家母,她今年也就四十五、六岁的年纪,由于现在
的下岗风潮,很早就办理了提前退休,在家也閑来无事,因此当月月让她来的时
候,很快就来到了我们家。
月月长得很像她妈妈,月月妈看起来一点也不老,月月以前曾说过,她妈妈
退休前是一个企业的会计,也算是一个知识分子。月月妈的身材依然很好,只是
臀部有些肥大,臀肉也有些松驰,但仍不影响她的美丽。
月月妈来了之后,很快就和我和健健熟悉起来,有时也和我閑聊,从閑聊中
我知道月月妈叫张影。
月月妈来了之后,我和月月的性爱就被暂时搁置起来,有时只有在月月妈睡
了之后,月月才偷偷的熘进我的房间偷情一次。
健健这小子自从月月妈来了之后,表现得倒挺好,总是“妈、妈”的甜甜的
叫,在家裏对月月的照顾也很好。月月自从和我的性爱减少了,和健健做爱就多
了起来,有时大白天两人也关上门做爱,而且有时声音还很大,弄得我身上痒痒
的,月月妈有时也被这种声音弄得脸红红的。
健健很会讨月月和她妈妈的欢心,总是往家裏买这买那,而且我发现儿子的
目光最近总是围着月月妈转。这小子也挺淫邪的,难道这小子想把月月妈也﹍﹍
(二)
我的想法也不是空穴来风,有一天,我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报,月月妈在厨房
裏做饭,我发现健健好像随意地来到厨房,站在月月妈身后,我用眼角的馀光看
着他们,我发现健健居然把手放在月月妈的屁股上,月月妈也只是扭了扭肥大的
屁股,并沒有拒绝的意思。
有一天,我和健健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有意的说:“健健,自从月月她妈
妈来了之后,咱们两个真是轻松了不少。”健健点了点头,我说:“你注意到沒
有?月月妈长得还真挺年轻,她年轻的时候也一定是很漂亮。”健健沒有说话,
只是目光亮了亮。
有一次我和月月做爱时,我说到了健健和她妈的事情,月月一愣,随即笑了
起来,说道:“我们母女让你们父子都上了,不是更好吗?这叫一家欢。”
一天晚上,我已睡着,忽然被叫醒,一看是月月,我一把搂住月月,原以爲
月月是来和我偷情的,沒想到月月拉着我的手,在我耳边说道:“你跟我来。”
拉着我来到月月妈的房门口,让我把耳朵贴在门上细听,只听到裏面一阵阵“啊
﹍﹍啊﹍﹍”的呻吟声,仔细一听,是月月妈在呻吟。
一会儿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低低地说道:“怎么样,舒服吗?”月月妈轻
声说:“好儿子,把妈幹得舒服极了!再深一些﹍﹍”
我回头在月月耳边轻声说:“是健健?”月月点了点头。我拉着月月回到我
的房间,关上门,把手探进月月的两腿之间,发现那裏已经湿透了。我问月月:
“他们什么时候搞上的?”月月摇了摇头。
我让月月躺在床上,两腿分开,我站在床边,把月月的屁股拉向床沿,对着
她的肉穴就刺了进去。月月可能也由于听到健健和她妈妈偷情而特別兴奋,今天
小肉洞裏的水特別多。
我一面狠幹着月月,一面对月月说:“月月,表面上看你妈挺文静的,沒想
到骨子裏跟你一样,挺骚的。”
月月一面迎合着我的抽插,一面细声细语的说道:“可不是吗,沒想到我妈
也这样,那么大岁数还那么骚,准是在家的时候我爸沒喂饱她。”一说到她妈的
骚样,月月就特別兴奋,小肉洞裏的水就流个不停。
我说道:“月月,不知道你妈的肉洞有沒有你的紧?”月月挺了挺屁股说:
“你操我妈一下不就知道了?再说,我妈都让我爸操了二十多年了,沒准在外面
还背着我爸偷人呢!她的骚 一定是又大又肥。”我说:“月月,你妈的屁股挺
肥的。”月月一脸妒忌地说:“那还不是被人给操的!”
我又再狠狠地操了月月几下,月月的肉洞裏面一阵收缩,我射精了,月月也
“啊﹍﹍啊啊﹍﹍”的高潮了。
第二天,我看到月月妈的时候就有些沖动,月月妈却还像以前一样和大家快
快乐乐的。
从此以后,月月和我做爱的次数多了起来,健健和月月妈也有几次偷情,大
家都当作沒事的样子,但月月妈始终不知道我和月月的关系。
一天,就我和健健单独在屋裏,我故意问:“健健,月月说你最近和她在一
起做爱的次数少了。”健健看了看我,小声说:“最近我有些累,爸,你多陪陪
月月吧!”我笑了笑,对健健说:“你小子,连对你老爸都不说实话。你是不是
把月月的妈妈给上了?”
健健有些不好意思,看了看我,说道:“爸,你什么都知道了?”我得意的
说:“你小子有什么事情我还不知道?”
健健凑到我跟前,低声对我说:“爸,你不知道,月月妈的身体很好啊!屁
股肥肥的,顶起来真是舒服;肉洞也和月月的不一样,像要把人吃掉一样。尤其
是阴部,亲起来味道浓极了!”
又过了二个月,月月已经休完産假上班了。这一天,月月休息在家,我也早
早地回到家裏。月月妈看到我和月月都回来了,就回房间睡觉休息了。
月月这一段时间已恢复成未生孩子时的身段,只是比未生産时多了几分成熟
少妇的美。今天的月月穿了一条紧身的热裤,充份显露出美好的臀部和大腿。月
月把孩子哄睡以后,我和月月交换了一下眼神,月月回身关上了房门,一下子扑
进我怀裏。
由于几天沒有做爱,我搂着儿媳丰满的身体,不禁也欲火满身。我们谁也不
说话,快速脱着对方的衣服,当我们都脱光衣服后,月月把我扑倒在床上,骑在
我的胸口,把丰满的屁股对着我的脸,自己则用手抓着我已经硬起的肉棒放进了
嘴裏。
我的肉棒立即进入了一个温热的环境,和在肉穴裏不同的是,月月的小舌不
停地在我的龟头上舔来舔去。我的双手也沒閑着,用手揉搓着月月雪白的臀肉,
月月肥大的阴唇就在我的眼前,阴唇周围的阴毛好像比生産前更加茂盛和发亮,
毕竟很长时间沒有舔吃月月的阴部了,我也有些忍不住把嘴凑上了月月的 。
我用手分开月月的两片臀肉,在我的拉扯下,月月的两片阴唇也分向两侧,
我把舌头探入了月月的两片阴唇中,随即两片嘴唇也包住了月月的两片阴唇,顿
时一股女人阴部熟悉的味道又扑面而来。我们俩互相吸吮着对方,很快,情欲就
占据了整个思维,我也顾不得月月那裏髒不髒了,在吃了很多月月淫水以后,就
把嘴吻上了月月的屁眼,月月身体一颤,随即把我的肉棒深深地吞了进去,几乎
达到了咽部。
月月和我互相亲够了以后,她才转过身,用手扶着我已经呈紫黑色的肉棒,
对着我的肉棒坐了下来,我的肉棒再次进入月月温暖湿滑的小肉洞中。月月半骑
在我身上,不停地上下套动着,我也有时也擡起屁股向上顶几下,我和月月都沉
浸在幸福的快感中。
不知什么时候,月月妈打开了房门,当看到我和月月的一幕时,月月妈一声
尖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我和月月也觉得让月月妈发觉了很难堪,再也沒有了
做爱的性趣。我们匆忙地穿好了衣服,月月来到她妈妈的房门口,推门进去,我
也小心地在房门口偷看偷听。
只听月月叫了声“妈”,月月妈一下就搂住了月月。只听月月妈说道:“月
月,你怎么跟你公公偷上了?”月月就把健健出国以后的事情详细地给她讲了一
遍,最后月月说道:“妈,你不知道,我公公的那个很壮的,而且时间很长久,
弄到人家裏面舒服死了!”
月月妈用手点了一下月月的额头,说:“不害羞,让你公公偷了你,还说他
的好话。”月月在她妈妈的怀抱裏扭了扭身子,说道:“人家说的都是真的嘛。
不信,你也试试!”
月月妈说道:“你们两个的事,別把我也给拉进去。”月月有些着急地说:
“妈,是真的,公公的那个东西根本就不比健健的差。我看,你也別和健健一个
人弄了,我把我公公也介绍给你吧!”
月月妈有些吃惊地说:“你怎么知道我和健健﹍﹍?”月月笑了笑说:“不
但我知道,公公也知道。妈,我们女人本来生活就不容易,尤其是你,年岁越来
越大,还不及时地寻找快乐,等老了,想要男人都沒有力气了。”月月妈又点了
一下月月的额头,说:“小孩子,哪有这么多理论!”
月月看到妈妈有些意思了,就喊我进去。我走进房间后,我和月月妈都有些
不好意思,月月把我拉到她身边,搂着我们两人的脖子,说:“这么大人了还害
羞,来,互相亲一个。”说着把我和月月妈的脖子向一起拉,我也就顺势搂住了
月月妈。
月月妈开始有些挣扎,但最后还是在我和月月两个人的力量下屈服了,当我
把嘴对上她的嘴时,月月妈闭上了眼睛,脸色绯红。
这时婴儿醒了哭了起来,我和月月妈赶紧互相松开,月月也站起来跑到自己
的房间,走前向我和她妈妈做了一个继续的手势。房间就只有我和月月妈,我的
胆子大了起来,我再次紧紧地搂住月月妈,舌头再次伸入到她嘴裏。这次月月妈
沒有拒绝,舌头也开始吸吮我和舌头,我的手也攀上她的乳峰。
月月妈的乳房很大,虽然有些松驰,但摸上去仍然觉得很柔软。我们吻了一
会儿,月月妈也有些动情,唿吸变得急促,我把扑倒在床上,继续吻着,手已伸
到了她肥大的屁股上揉捏着,月月妈的屁股很肥很大,比我想像的还要柔软。
当我把手伸进她的两腿之间时,月月妈也用手抓住了我的肉棒。月月妈的阴
部很肥,摸上去又肥又软,感觉很好,我想顶上去的滋味一定也会很好。
我们就这样互相摸了一会儿,当我用手去解她的衣服时,月月妈闭上眼睛,
一动不动,任由我把她的衣服脱光,当我向下拉脱她的裤子和内裤时,她也顺从
地擡起屁股配合我。
脱光了衣服的月月妈白羊似的,身上多肉,而且很白,一团乌黑发亮的阴毛
浓密地长在小腹,向下延伸到两腿间。我分开她的两腿时,发现她的阴毛真的很
茂盛,向下一直扩展到肛门,两片大大的阴唇隐藏在阴毛中只露出了一个小头。
我用手指扒开两片阴唇,露出裏面粉红的肉和可能容纳下小指大小的肉洞,
上面沾满了分泌出来的粘液。我把粗大的肉棒插入那肉洞时,月月妈身子轻轻一
颤,嘴裏轻“啊”了一声。
我开始抽动起来,月月妈的肉洞沒有月月的紧凑,但很柔软,尤其是我的身
体撞到她的阴部时,感觉很柔软、很舒服。
我发现月月抱着孩子站在门口微笑地看着我们两个,我和月月妈的身体之间
随着我的抽送不时传来“扑哧、扑哧”的响声。月月站在门口,也不时地夹紧双
腿,我想这小妮子肯定两腿间早就湿透了。
就这样我勐插狠幹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我感觉到高潮将要来临时,我
把月月妈黑大的乳头含入嘴裏使劲地吸吮着。月月妈一下就达到了高潮,双腿用
力地夹紧了我的腰部,阴道内一阵阵收缩,嘴裏含煳不清地说什么,双手紧紧地
抓着我的肩膀,我也在她的高潮之中把大量精液射入她肥美的阴道裏。
高潮后的月月妈沒有立即离开我的身体,全身赤裸地依偎在我怀裏,我看着
她满脸满足的模样,心中也感到很幸福。我抚摸着月月妈肥大的乳房,手指在乳
头上轻轻的捏着,月月妈把头靠在我的怀裏,一动也不动。
我问月月妈:“刚才好吗?”月月妈擡起身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一下,说道:
“你刚才差点把人家给弄死了,怪不得月月总喜欢和你在一起,弄得人家舒服死
了!”
我抱住了月月妈,看着她仍然有些羞涩的眼睛说:“那你以后还让不让我幹
了?”月月妈又亲了我一下,娇嗔地说:“人家身体都给你了,你想要就随时拿
去。你的那个东西也真是强壮,別说月月,我都有些喜欢上了。”
我说:“我比你老公怎么样?”月月妈脸一红,说:“不和你说了,就问一
些不正经的东西!”
(三)
沒过几天,健健也知道我和月月妈的事情了。四个人都知道互相的事情,但
都沒有公开的说明。
健健最近很喜欢月月妈,健健自己也说过,他特別喜欢中年妇女,健健最近
晚上总是和月月妈一起睡。我呢,也明正言顺地睡进了月月的房间,期间我也和
月月妈做了几次。
每天晚上月月把孩子哄睡以后,就疯狂地和我做爱。月月最近有些依赖我,
有时做爱后,月月就抱着我和我说这说那,每次做爱也显得很激情。一次我和她
做爱后,月月说:“爸,最近不知怎么了,我一天看不见你,我就很想你,不但
想你的那个粗大的东西,也想你的人。爸,你说我是不是爱上你了?”
我用手拍拍月月光滑的屁股,说道:“我也爱你。”月月接着说:“爸,你
是喜欢和我做爱,还是喜欢和我妈做爱?”我说:“小傻瓜,当然喜欢和你做爱
了,你的肉洞紧紧的,插进去舒服死了!”
月月接着说:“那健健爲什么喜欢和我妈在一起?”我想了一下说:“健健
这小子我也有些搞不明白。当初我和你做爱被他发现以后,他竟然主动要我和你
在一起,现在又放着年轻漂亮的老婆不用,却和你妈搞在一起。”说到这儿,我
摇了摇头。
月月说:“爸,我妈很骚的,你也別总跟她在一起,多陪陪我嘛。你只要多
陪陪我,你什么时候想幹人家都行,幹人家的哪儿都行。”
我一听乐了,用手摸到了月月的小屁眼上,问:“这儿也行吗?”月月扭了
扭屁股说:“你也不是沒幹过人家的那裏。”
一天傍晚,我们四个人坐在餐桌旁吃饭。吃了一会儿,我发现月月妈的表情
有些不自然,仔细一看,健健的一只手已伸进月月妈的短裙裏,月月妈的一只手
也隔着裤子抓着健健的肉棒。二人摸了一会儿,月月妈起身去了卫生间,健健紧
跟着也朝卫生间的方向去了。
我拽了一下正专心吃饭的月月,月月还沒注意到健健和她妈的小动作,我拽
着月月偷偷来到卫生间的门口,透过门的缝隙,看到月月妈正双手扶着坐便,屁
股翘起,短裙被拉到了腰部,内裤掉到脚裸处,健健正站在她的身后,用力地抽
插着,顶到她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声音。
月月拉了拉我的衣服,我和她回到餐桌旁,月月说道:“吃饭不好好吃,吃
完了再幹还不行吗?又不是有人阻拦。”我说:“月月,咱们两个吃吧,他们愿
意幹就幹吧!”
月月伸手到我的胯间,摸了摸我已经粗大的肉棒,我由于刚才偷看健健和月
月妈做爱,肉棒已变大变硬,月月对我笑了笑说:“你是不是也想了,要不要也
幹我一下?”我忙摇了摇手说:“咱们俩还是先吃饭吧。”
月月沒理会我,伸手把我的肉棒掏出来,用手摸了几下,一低头就放入了口
中。一剎时,一个温热的小口包住了我的肉棒,我的肉棒在月月的口中也越发的
硬了起来。
月月存心让我射精,小舌头不停地在我的龟头上舔来舔去,牙齿也在我的肉
棒上轻轻的咬着。不长时间,我就无法忍受了,全身打了几个冷战,肉棒在月月
的嘴裏爆发了。
月在我把精液全部射完之后,才把嘴放开我的肉棒,找了一只空碗,把一
大口浓浓的精液全部吐进了碗裏,恶作剧地用汤匙往碗裏放了一小勺汤,搅了搅
放在她妈妈那一边,然后继续吃饭。
一会儿,健健和月月妈也回来了,月月妈的脸上还留着兴奋后的红韵。月月
又舀了一勺汤放进那只她吐了精液的碗裏,说:“妈,你幹什么去了这么长的时
间?你看汤都快凉了,快喝吧!”月月妈端起碗,看也沒看就把汤给喝掉了,并
未觉出异样。
一个星期天,月月和健健小夫妻俩上街去了,家中只有我和月月妈。待月月
妈把孩子哄睡后,我用手拍了拍月月妈肥大的屁股,说:“最近和健健幹得好不
好?”月月妈打了我摸她的那只手一下,说:“什么好不好,你不也和月月天天
幹吗?反正我们母女是被你们父子俩占盡了便宜。”月月妈接着说:“我可警告
你,幹我女儿时得要轻一些,要是把我女儿的小 给弄坏了,我可绕不了你!”
我笑着说:“月月的小 也算是身经百战了,还能操坏?再说就算把你女儿
的 弄坏了,不是还有你吗?”月月妈呸了一下说:“去你的!”
我从后面抱住了月月妈,把勃起的肉棒顶在她的臀缝上来回地蹭着,一会儿
月月妈的唿吸就急促起来。月月妈顺从地让我脱掉了她的衣服,我让她仰躺在床
上,大腿大大地向两侧分开,两片黑黑的阴唇也随着大腿的张开而分开,我用手
把月月妈的两片阴唇撑开,仔细地打量着。
以前虽然也和月月妈做过好几次爱,但都沒细细地看一看她的阴部。月月妈
的阴部大部份顔色是紫黑色,只有两片阴唇被拉开后才露出粉红色的粘膜;月月
妈的阴蒂较爲肥大,可以清晰地看见阴道口上方的尿道口;阴道口也比月月的大
一些,肛门周围的色泽更黑,肛门周围还长了不少的阴毛,阴道口沾上了一些白
色的分泌物。
我把头凑近她的阴部,一股比月月更强烈的女人阴部的骚味传来。这种味道
激发着我的性欲,我也顾不了许多,把她的阴唇全部含在嘴裏,用牙和舌头去轻
咬她已涨大的阴蒂,并把她阴道中分泌出来的沾液全部吃掉。
月月妈在我的舔弄下屁股乱颤。我舔了一阵子,擡起头,用两手把月月妈的
两片臀肉用力地拉向两侧,月月妈的屁眼在我的拉扯下也露出了裏面紫红色的粘
膜。我用舌尖舔了舔肛门裏面露出的粘膜,月月妈的全身勐地一阵抖动,阴道中
再次分泌出大裏的粘液,嘴裏也不停地发出“啊﹍﹍啊﹍﹍”低沉的呻吟声。
舔够了,我才把肉棒插进淫水淋漓的销魂洞,和月月妈进行一场殊死的肉搏
战。战斗结束后,月月妈已一点力气都沒有了,只能喘着气,全身的白肉也还在
一颤一颤地。
我搂着月月妈,看到月月妈的一身白肉,半开玩笑地问她:“我说月月妈,
你除了让月月她爸爸幹过以外,还让几个男人上过?”
月月妈娇嗔地说:“你要死了,连这种话你也问。”我说:“咱们俩都像夫
妻样了,告诉我一下嘛,也算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嘛!”
月月妈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沒有办法,只好说:“人家也记不得有几个男人
了,反正有几个。”我说:“是他们勾引你,还是你勾引他们?”
月月妈打了我一下说:“我哪有那么贱,还不是你们这些臭男人勾引我!”
我说:“哼,那也不见得,一看你的骚 就知道你很淫乱了。”月月妈推了我一
下,生气地说:“那你以后可得离我远一些。”我笑了笑说:“我就喜欢你的这
个淫乱劲。”
某天的傍晚,我们吃过饭后一起坐在客厅裏看电视,月月抱着小宝宝在给他
喂奶。月月露出雪白硕大的乳房,看得我头有些发晕,我把手也伸到月月的内衣
裏,摸着月月的另外一个乳房。月月看了看我,伏在我耳边说:“你是不是也想
吃我的奶了?別着急,等我喂完了我儿子就喂你这个大儿子。”
吃完奶,宝宝在月月的怀中睡觉了,月月把宝宝放进卧室,走到我身边,也
不管健健和她妈妈在旁边,把衣服撩起来,把奶头送进我嘴裏,一股鲜美的奶汗
流进了我嘴裏。
我一只手抱着月月的腰,另一只手在月月的屁股上摸索着。旁边的健健和月
月妈也沒閑着,互相搂抱到一起,爱抚着对方的生殖器。
我把月月两个乳房中的奶几乎都吃光后,站起来,看到月月妈和健健已经分
开,健健显得有些不太高兴。此时天色已晚,我就推了一把月月说:“你们小俩
好几天沒在一起了吧?今晚你们两个在一起快活一下吧!”
月月也可能好几天沒和健健在一起了,就走过去拉住健健,小俩口很恩爱的
走进了房间。我走过去搂住月月妈,说:“今天只好咱们两个一起睡了。”
晚上我和月月妈躺在床上,我用手抚摸着她的大屁股,对她说:“月月妈,
你的屁股摸起来又大大软,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长的?”月月妈笑了一下,自豪地
说:“当初我老公就是看上了我的屁股才追求我的,但那时还沒有现在的大,自
从生了月月以后就大了起来,很多人就是喜欢顶在我的屁股上才勾引我的。”
我的手在月月妈的大屁股上摸着,嘴也含住了她大大的奶头。月月妈一会儿
就不行了,夹紧了双腿,我的手从她的臀缝伸进去,发现她两片肉感的阴唇已经
湿了,我的手指沾了一些她的粘液,伸进了她那热热的阴道中。
月月妈的阴道由于年龄和让多个人操过的缘故,已经有些松驰,但裏面仍然
热热的,粘液也比较多。我的手指在裏面抽插了几下,拿出来向后摸去。
设置